潜水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潜水泵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走出大山的我——三娃_a

发布时间:2019-05-27 19:25:56 阅读: 来源:潜水泵厂家

【导读】:毕业的第二年,我放弃了东部高雅舒适的生活,我去了西部,我知道那儿需要我,我喜欢西部的阳光,西部的娃,我知道会有很多的人,更多的娃在山于平原之间穿梭.........

大山

  我叫三娃,家住**沟,我有两个哥哥,因名三娃,我家很穷,父母辈为务农,家庭贫困,大哥26岁还没有结婚。二哥常年在深圳,儿哥走时才16岁。父母.我.大哥共同挤在一个土洞里,中间隔着一张油纸带相连的屏障,在家我的年龄最小,最没有语言发表权的一个,不过,我很听话,从来没有挨过训,我明白该做什么?该说什么?早上6点上学,9点放学。放学后就到后山伐猪草喂猪,挖苦芽子做菜,每天都挖苦芽子,青青绿绿的,我讨厌苦,每次我都会在水中多掏几遍总想把苦味儿给冲了去,可每次都还那样苦。有几天,我的牙齿都无缘无故的出血,我以为是吃苦芽子的事(在做菜的时候,苦芽子里没有一滴油,都是盐水侵着吃,加上石头似的黑面馍,牙齿不出血才怪)后来,我在李老师哪儿得知,牙齿出血是火气大,应多喝水,李老师是城里人,听说他是大学生。他很有很多的书,我爱看书,有是放羊的时候,我就借着看,他人儿很好,我喜欢他..........
  
  我的大哥在小煤窑打工,一天20几元,不多。但可以维持家计,二哥在深圳也有过寄钱,不是很多。大哥.二哥的钱都交给了父亲,父亲看到这些钱总眯着眼睛笑呵呵地拍着我的头说“三娃,看,钱!等你长大了,有了娃,给娃买个好鞭,让他放羊”我看着父亲,为啥我的娃也放羊..........
  
  大哥28岁结了婚,嫂子是个跛子,嘴甜,精明,人又漂亮,大哥在大婚的时候二哥没有来,让人带来了100元,口稍人还说“今年要见见嫂子,回家过年...”父亲是个憨厚的人,黝黑的脸上露出洁白的牙齿,笑呵呵的说“回来好,娃来就好..”家里添了人,窄小的土洞里顿时感到堵得慌,原来的屏障撤了去,我和父母搬了出去,在拦山腰,弯树杈下,搭了个草棚,厚厚的草苇顶子,都是父亲在洼里坡割来的,一点点用毛绳捆来的。黄巴垃圾的泥土里混合着麦皮,全上了顶,房子很小,但很温亲,不过每逢雨.风吹。父亲都要大修.........
  
  大哥成了家,嫂子常来,有的时候带来些干豆角,母亲总是拉着嫂子的手说“来啥子?让娃子来就好了”嫂子总是笑嘻嘻的帮大哥圆滑“他忙,不得紧,再说俺也想走走,在家怪憋屈的慌”嫂子每次都要在家吃饭,带来的干豆角都炒了尽,再说嫂子要走,母亲也不让。晚了,还是我陪嫂子回家。某日,大哥来了,与父亲坐了很久,抽了很多的烟,叹出深深的一口气,吐出了浓浓的烟雾....次日,父亲一早出了去,很晚才回来,晚饭,父亲对母亲说“大娃与咱分了家,俺去了,二娃快来了,明天,三娃子跟俺再割些草苇..........”
  
  大年28号,二哥来了,当天见了嫂子,二哥高了,瘦了,头发很长,黄黄的,皮革履装,很好看。晚上,我和二哥在父亲另搭的草棚子里,晚上二哥对我说了很多,清早二哥和父亲说了会话。走了去,临走的时候,二哥对我说“家穷,三,好好上学....”在此几年我未见二哥。整个年头,没有大哥.二哥日子,饭再好吃,也觉得冷清。
  
  农历15,李老师来了,我喂完猪,便跑了去,李老师人好。说话很好听,我听的懂,他说“三,祝你新年快乐,送你年货,祝你好运。”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红,这么花的盒子,方方正正的很漂亮,我接过,抬头看了看他,笑了!我想当时就打开,李老师非要让我回家打开再看。回到家里,我蜷在小草屋里,用发紫的小手,一点点拆了开,里面是一本书,我不认得那几个字,什么..“练成”..“成的”...(后来我才知道那是《钢铁是怎样练成的》)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本书.....
  
  某年夏,父亲在耕作时,弄伤了脚,鲜红的血淌了很长的一地,那时我哭了,父亲却笑了说“俺没事,三,不哭”我的泪水滑过两浃说“爸,你等俺,俺叫大夫”父亲拉住了我,在黝黑汗禁的脸上硬挤出一句话“傻娃。咱家没钱,咋办?你不是有学问的娃吗?你懂咋治爸,爸听你的。”父亲说完笑了笑....我知道那是父亲强行的笑,我知道他痛,我哭了,我努力的回忆。我听李老师说过,有一种草能止血,在农村叫萋萋菜。我摸了摸眼泪,笑着说“爸,你等俺,俺一会就来”父亲来了笑了,我知道那是父亲发自内心的笑。我在山涧穿梭,我摔了,再爬起来,俺的手面上全是擦破的烂肉,我采了很多。草上有的染了我的血,我很开心,我抱了一抱的草,我怕父亲不够用,我忍着痛,理应说我不痛,大约过了半刻钟,我来到父亲的身边,现在血不是怎么流了,有的地方已干成了疖子,父亲没走,我把草放在了父亲的脚下,李老师还说过,嚼碎了好敷。于是,我就用嘴一嚼再嚼,我的嘴都麻了,有的草叶上还有我的血液...我小心地敷在父亲的腿上,父亲说“娃,爸这伤不算啥?别告诉你娘,知道不?”父亲拉过我的手,也嚼了一些叶子,敷在了我手上.......
  
  某年秋,雨下的特别的大,我家的草棚子不能在住人了,便冒雨来到了大哥的家里,嫂子很热情,跛着脚,为母亲递手巾,为父亲端火盆,为我打铺子,母亲帮着嫂子,干着干那。过了好久,都安顿了下来,父亲点着了烟,问嫂子“大娃呢?他咋去了?”嫂子借着煤油灯拉活儿,针儿穿破了手指,嫂子马上把手指塞到了嘴里允了允说“干活呢?听说煤矿哪儿加班,晚点来儿”外面的雨越下越大...第二日清早,院外有人吵杂,很乱。父亲出了去。村长来了,村长对父亲说“昨晚儿,雨大,矿洞塌了,你家大娃也在里面”父亲愣住了,两眼发直,眼球瞬时布满了血丝,疯似的走了出去。嫂子.母亲也愣住了,由其是嫂子跛着脚,退了几步,口口声声说“不可能...不可能...”一屁股坐在哪儿,呆拟的目光,晶莹的泪花...随即母亲的一阵嚎哭,才知道,这是真的,不是梦....嫂子也哭了,坐在地上,双手不停的拍打着地面,母亲哭的更是伤心,周围的人也围过来,劝着母亲,嫂子.母亲哭晕了,又被懂行的人掐人中,醒了过来,凌乱的容发,散披在母亲双耳间,嫂子哭叫连天,口口报命不平,可怜的嫂子...
  
  中午,父亲和众乡亲们抬进来一具黑乎乎,直立立的尸体,那就是我大哥,至始至终父亲都没有掉下一滴眼泪,也许父亲已忘却泪水,或许心里在流着血.....
  
  大概三天后,我见到了二哥,二哥又变了,白了,胖了,穿的是一身黑条格西服,在丧礼过后,二哥对父亲说“俺嫂子年纪尚轻,别误了人家,让她走吧!”父母坚持不同意,曾说“生是娃的人,死做娃的鬼,再说一个跛子,谁要...”二哥没有说话。三天后,又走了......
  
  在二哥走后的第二年,嫂子悬梁自尽了,我听说是嫂子与邻庄的王皮匠好上了,死也要随他去,我的父母始终不同意,之后,嫂子想不通,自尽了....
  
  嫂子死了,父母亲老了不少,父亲那年才45岁,但看上去已有60岁。满头的很发掺着一屡屡的白发,苍老的面孔也多了岁月的印痕.....母亲在我嫂子去的第二年也去了,那是大哥死的时候落下的病根,每逢阴雨连天,母亲都要流泪,某些时日,雨大了,久了,母亲的泪就变成了血,甚是怕人,加上嫂子的离去,母亲悲愤交加,躺在了床上,一躺就是一辈子。母亲出殡那天,二哥没有来,自母亲去世以后,父亲总是坐在栏山腰的桩子上抽烟,有时一坐就是一天....
  
  破破的洞儿,宽了,敞了。在里面住着,我不是怎么习惯,我大了。某天,我找到父亲,我提出了要随李老师远行,去一个繁华美丽的地方,父亲没有做声。只是一味的抽烟。次日,我打理行囊,父亲走了来,拍了拍我说“娃大了,留不住,这是5000元,你带着”父亲把钱塞到我的手里,我双手拖着比山还要重的钱说“爸,这.....”父亲的眼泪湿了,泪水滑了下来,含泪说“这是你二哥的钱,是人家捎来的,啥钱?来人也没有说,只是说了几个字“节哀顺便”俺也不懂啥意思?便没告诉你娘,俺以为你娘死时,你二哥会来,谁知道,俺一等就是7年,现在你大了,该走了”这是我第一次见父亲流泪,大哥死的那年,父亲的眼红了,二哥死的时候,父亲愣了,我知道父亲这是积了一辈子的泪水,父亲真的老了,而我必须让父亲年轻,我没有告诉父亲,二哥也死了.....
  
  我背起行囊,随着李老师走了,走的时候,父亲叹了一声很长的气“房子宽了,敞了...”
  
  之后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了一所“贫困”的学校,毕业的第二年,我放弃了东部高雅舒适的生活,我去了西部,我知道那儿需要我,我喜欢西部的阳光,西部的娃,我知道会有很多的人,更多的娃在山于平原之间穿梭.........

烟气脱硫塔

西门子s71500代理商

3d打印服务